凯里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血火天衣 第252章 请帖一张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8:40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252章 请帖一张

仇无衣和沙业两个人的行为看起來很像直接抛弃了范铃雨,就连花如月也是这么想的,

花之利刃的攻击范围距离范铃雨所战的位置只有数寸而已,甚至可以说已经手到擒來,这也正是花如月所盘算的计划,如果能直接打败一个人,战场的压力就会减少许多,

尽管他还不是十分清楚为什么始终挡在范铃雨身前的仇无衣和沙业会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逃跑,

此时此刻的花如月,眼中只有胜利的光明,

一片片随风起舞的花瓣,看似轻柔,却暗含着凌厉的杀机,

不过少女指甲大小的红色香花,无意之间挣脱了龙卷的束缚,突然自范铃雨耳畔飞速掠过,绘出了一道模模糊糊的蛇形红影,

由于长期锻炼而呈现出健康小麦色的肌肤被无声地刻上了一条血色的直线,温热的鲜红液体自直线之中慢慢地渗出,凝聚成瓜子型的血滴,顺着范铃雨的面颊缓缓流下,

范铃雨微微垂下的脸平静如水,表情隐藏在垂发的阴影背后,整个人的时间仿佛静止了,

“嗒,”

斗技场中央所悬挂的巨型座钟的秒针机械地向前行进了一格,

擂台中央的范铃雨忽然抬起了头,燃烧着汹涌斗志的双眼如同太阳坠落到人间,下一瞬,即将烧焦一切,

陀螺旋风之中的花如月只看到眼前迸发出一团耀眼的金光,表情定格在张开大嘴惊讶的刹那,硕大的光球在瞳孔中越來越大,毁灭的力量也从四面八方奔涌而來,

花如月这才发现自己在这种纯粹的力量之前是多么渺小,不,不仅是自己,连这个世界都显得如此渺小,

看來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这种力量,又是何等的美,

横扫一切的冲击波之中,花如月心满意足地伸开了双臂,就像一枚迎接狂风的枯叶,

山崩地裂的轰鸣之后,斗技场重新迎來了寂静,

仇无衣一手按着地面,单膝着地,心有余悸地连连喘息,身后不远出是刚刚从地上爬起的沙业,

尘土弥漫的擂台上,渐渐浮现范铃雨屹立于大地,左拳向前击出的身姿,

以及足足塌了一小半的破碎擂台,以范铃雨所站的位置为起点,破坏的范围呈扇形扩散,本來圆形的擂台,现在缺掉了四分之一,

一拳,

这只是寻常一拳的破坏力而已,

“就像你所看到的,我的身体非常脆弱,脆弱到连区区风暴都承受不住,但是我觉得,只要在被攻击到之前出手打倒敌人就够了……抱歉,我的头脑也很差,只懂得这种过分的战斗方式,”

范铃雨张开了紧握的五指,指尖的关节在抓握之中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小小的身姿,在阳光的映照之下,气势竟有如传说中开天辟地的巨人,以引以为傲的双手撕裂宇宙的混沌,

“胜……胜者是启明星,启明星成为了本组第一个出线的队伍,下面要开始修补擂台,战斗延迟十分钟进行,”

司仪战战兢兢地确认过被轰出擂台的花如月等五人已经无法再战之后,向着天空高高举起了话筒,

在无数欢呼声中,范铃雨转身走了回去,

仇无衣按着地面站了起來,

“啪,”

两人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同时扬起了手掌,响亮地击在了一起,

“呼……总算通过预赛了,比想象中简单不少嘛,”

迎上來的程铁轩大言不惭地摇着手指,仿佛他曾经出过力一样,

“老大你不要大意,这才是第一天而已啊,”

沙业在一旁认认真真地提醒道,

“哈哈哈哈,老大我怎么可能大意,都等着,我去搜集点其他赛场的情报回來,”

说着,程铁轩几步跑出了擂台,一个人消失在人群中了,

“走吧,”

凌戚沒有多言,向着胜利归來的三人挥了挥手,也同样跳下了擂台,

台下,酒鬼大师一脸满足地晃起了酒瓶,

“预赛而已,现在就这么高兴,沒关系吗,”

谢凝的视线依然停留在打开的书页上,她觉得这是注定要胜利的战斗,沒有关注的必要,

“嘿嘿,走一步算一步嘛,大叔我就是这种人,”

酒鬼大师嘻嘻笑着,将瓶口凑到了到嘴边,

远处,观众席上,

巡逻的圣殿骑士团忽然停了下來,

红发,独眼,武器更是残虐电锯的灾炎行者楚剑姬将如炬的视线投向破碎的擂台,

“团长,请问有什么意外,”

跟在后面的团员们立刻立正问道,

“沒什么,看到一个有趣的人而已,那种力量已经不是人类范围了,只不过……想要拥有非人的力量就一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知道她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别站着,继续,”

楚剑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喝令众团员继续前行,

其他的擂台上,战斗还在继续,

“血迹,血迹第三次不战而胜,成为了本组的出线队伍,也是啊,亲眼看到第一场比赛的人肯定早就失去对战的勇气了,”

司仪的声音完全感受不出激昂与喜悦,血迹,來自西方天武堂,又称之为罪人之塔的地方,每一个人都是心理扭曲的穷凶极恶之辈,

至于血迹的第一场比赛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沒有愿意回想,

“第三马戏团出线,简直堪称本届天地激斗大会最大的黑马,有谁在开赛之前想到这是一支如此强悍的队伍呢,”

踩着球的小丑,手中不断玩着纸牌的魔术师,以及身上至少背了十种乐器的歌手直接在擂台上表演了起來,看起來好像一群搞笑人物的队伍却轻松获得了胜利,

“终极刺客,终极刺客出线了,话说回來,既然队伍的名字是刺客,为什么他们的队伍是拖着大炮进场的,这还是个谜,”

三门大炮被辛辛苦苦地拖了下去,自从第一场比赛开始,终极刺客就一直沒有动用它们,提到刺客,一般人的想象中都是隐藏在影子中或别人身后刺杀敌人的角色,也称之为背刺,但大炮很显然不是一件理想的武器,

各式各样的队伍纷纷出线,仇无衣觉得有些可惜,因为自己比赛的时候也差不多是其他赛场决出出线名额的时候,沒有机会去侦察,

不管怎么说,胜利还是值得高兴的,

斗技场距离参赛选手的宿舍不远,所以來的时候酒鬼大师沒有开车,徒步的话,可能从斗技场中心走到外面所花的时间还比较长,

当所有人回到了宿舍之后,程铁轩还是沒有回來,

一直到天近傍晚

,身上带着些许酒气与脂粉气息的程铁轩这才一脸无辜地推开了宿舍大门,

“真是好兴致,”

酒鬼大师向着程铁轩一挑拇指,并不是反讽,而是真心赞同,

“如果在路上遇到危险的话,那就更有趣了,”

凌戚将帽子扣在脸上,看起來似乎在打盹,其实一直是清醒的,

“老大我收获颇丰啊,总算弄明白一个千古之谜了,”

程铁轩一进门,就开始大摆架子,就是不说自己发现了什么,神神秘秘地吊人胃口,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那么我觉得沒必要听下去,”

谢凝的声音自一角传來,程铁轩脸上那点装出來的威严顿时一扫而空,只剩下讨好的笑容,

“学姐你在啊……嘿嘿嘿,大消息,我这回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一届大会这么多人一窝蜂参加了,”

程铁轩一如既往地推了下眼镜,看起來,连他自己都因此而感到兴奋不已,

“什么,”

酒鬼大师略为惊讶地转过了头,这件事其实连他都不是很清楚,

“大家听好了,这是因为在前一段时间,有个身份不明的人透露出一则消息,天地激斗大会最后的两个门神队伍之中,有一支只有一个人参赛,”

“爱心剪刀,”

仇无衣立刻说出了这个名字,

“沒错,而且我今天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爱心剪刀的确只有一个人,我看到了名单,只不过沒人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程铁轩的声音忽然变小了,使得这件事更加充斥着神秘感,

“一个人,这么说來,参赛的人是认为这一次大会有机可乘,”

沙业连连摇头,对这种投机的行为很不喜欢,

“叫什么名字,”

范铃雨突然问道,

“夜无明……你听听,是不是很有强者风范,我觉得吧,这次來钻空子的可能要被打脸了,人家既然敢只上一个人,就说明有自己的底气,对了,这东西是在门口发现的,好像是请帖,谁的啊,”

说着,程铁轩将一个长方形的物件丢在桌子上,

造型上看,的确是请帖,只不过材质相当贵重,光是黄金就用上了不少,

当看到请帖颜色的时候,仇无衣的心脏就砰地一颤,

正如想象中一般,请帖封面上赫然落了天九的名字,是那么的显眼,

仇无衣立刻向谢凝望去,却正好与她带着些许疑问的眼神碰了个正着,看來此时此刻,二人的想法是完全相同的,

即使不用拆开请帖,里面的内容仿佛已经清晰可见,

然而这个事实……实在是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广东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南通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宁夏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广东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南通好的性病医院